<rt id="rdo2t"><rp id="rdo2t"></rp></rt>
    1. <source id="rdo2t"></source>
      <b id="rdo2t"></b>
        所在位置: 首頁 > 法院資訊 > 地方法院新聞

        斬斷伸向網絡安全的黑手

        ——廣東法院依法打擊網絡犯罪紀事

        • 來源:人民法院報
        • 發布時間:2019-10-10 09:11:58

          互聯網時代——一個挑戰與機遇并存的時代。

          隨著互聯網的普及應用,涉網絡安全問題在司法領域不斷涌現,如何為網絡空間提供法治保障,成為擺在廣東法院面前的一項新時代的考驗。

          網絡空間絕非法外之地。近年來,廣東法院充分發揮審判職能,全面落實寬嚴相濟刑事政策,向一切危害網絡空間的黑手說“不”,充分保障公民個人信息安全、維護公民在網絡空間的合法權益。

          數據顯示,廣東法院2018年審理各類涉網絡電信詐騙、敲詐勒索、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危害計算機信息系統安全等犯罪案件1213件3708人,同比分別上升42.5%、6.6%,案件數量呈逐年增長態勢。

          全鏈條打擊網絡詐騙

          謹防冒充移動客服誘導進入連環套、小心微信號仿冒身份詐騙、別上了低價代叫網約車的當……花樣繁多的詐騙手段和使詐套路,令人防不勝防。

          深圳的陳小姐就很郁悶。2017年9月,陳小姐因為網絡征婚被騙5000元,情急之下的她通過QQ即時聊天軟件搜索到了自稱是“人民網絡警察”的吳某。吳某于第二天謊稱已經找到了詐騙人員并凍結了5000元案款,但要求陳小姐到附近的銀行柜員機上接收退款。陳小姐信以為真,在吳某的誘騙下通過銀行柜員機操作,吳某遂將陳小姐銀行卡上近5萬元存款被一卷而空。

          類似陳小姐這樣慘遭詐騙的不在少數。數據顯示,網絡犯罪中網絡詐騙犯罪占據收案總數的近四成,已成為危害人民群眾網絡空間安全的頭號黑手。

          “網絡詐騙犯罪手法多樣、跨地域作案、時間跨度大、犯罪成員多、被害人數眾多、犯罪分子反偵察能力強……”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刑三庭庭長羅少雄告訴記者,網絡詐騙與傳統的詐騙案件不同,其犯罪手法的特殊性在審判工作中往往帶來證據審查、認定的難度不斷加大,需要公檢法各方通力配合,才能將犯罪分子繩之以法。

          著眼于此,2017年6月,廣東高院與省公安廳、省檢察院就電信網絡詐騙專門出臺指導意見,統一辦案思路及標準,并通過召開聯席會議、庭前會議排除非法證據等方式,推動公檢法形成適度介入、案中協調配合、案后及時反饋等新的工作模式,實現審判工作與偵查公訴、執行等工作有效銜接。

          近年來,廣東法院依法嚴厲打擊網絡詐騙呈現高壓態勢。統計顯示,2018年依法判處犯罪分子2921人,其中判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364人,重刑率12.46%。

          讓網絡黑客罪犯付出沉重代價

          2018年,國內首現一款用微信支付贖金的勒索病毒,該病毒感染電腦后會彈出微信支付二維碼,用戶被要求支付110元才能獲得解密密匙,該病毒共導致2萬多臺電腦中招。

          據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發布通報,該病毒采用“供應鏈感染”方式通過論壇傳播,同時還竊取用戶淘寶、支付寶、QQ等賬號密碼,嚴重破壞了社交軟件的平臺生態環境和干擾了網絡虛擬世界的正常秩序。

          經偵查,該病毒制作者羅某是一名高中輟學的“95后”,雖文化程度不高,但對計算機興趣濃厚。2018年1月,他在租住房子內研發“cheat”木馬病毒,預謀盜取他人支付寶等網絡賬號和密碼。

          今年9月3日,廣東省東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對這起全國首例微信支付贖金勒索病毒案作出一審判決,以破壞計算機信息系統罪判處羅某有期徒刑六年六個月。

          木馬病毒犯罪已從過去單純的侵害計算機系統安全向侵害財產安全蔓延。

          2018年3月,被告人姜某、謝某利用木馬病毒下載安裝鏈接到廣東、四川等地用戶手機上,騙取安裝之后利用木馬病毒盜取個人信息,然后通過網上支付形式盜刷用戶銀行卡購物,騙取金額達30余萬元。最終,兩被告人分別被判八年至七年三個月有期徒刑。

          統計表明,近三年來廣東法院共審理各類危害計算機系統犯罪案件149件270人。

          用足法律保護個人信息安全

          近年來,針對手機用戶的盜竊、詐騙、敲詐勒索等犯罪高發,此類犯罪具有形態復雜、隱蔽性高、打擊難度大等特點。

          2016年初,黃某、魏某將從他人處非法獲取的大量蘋果手機用戶信息,包括機主姓名、蘋果ID、手機號碼等,發送給下家用于解鎖,并將解鎖成功與否的信息向上家反饋,以此賺取費用。公安人員從二人電腦共提取涉案信息1273條。

          “對蘋果ID如何定性?屬于何種哪一類公民個人信息?是本案中把好法律適用關的重大問題”,承辦該案的法官郭玉說,“能夠標識個人身份信息或者是涉及公民個人隱私的信息,都是法律保護的對象。”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明確了公民個人信息的范圍,以及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的定罪量刑標準。

          該案是解釋施行后廣東法院最早適用新規定的案例之一。“最終我們結合本案的證據來認定,將它定為有可能會對他人的人身財產造成危害的一類信息。”郭玉說。

          從黃某、郭某二人案發前的聊天記錄等證據可以看出,其二人明知被解鎖后的信息可能被他人通過遠程鎖機等手段向手機用戶索要解鎖費或對盜竊所得手機進行刷機銷贓。蘋果ID及解鎖信息屬于足以影響他人財產安全的信息,二人長期大量倒賣上述信息給他人解鎖,數量遠遠超過了500條以上的定罪標準。2017年9月,廣州市越秀區人民法院對黃某、魏某倒賣蘋果手機用戶信息一案作出判決,以侵犯公民個人信息罪判處其有期徒刑一年四個月,并處罰金。(記者 林曄晗 通訊員 全小晴 曾觀發

        責任編輯:韓緒光
        啪啪啪网页